影视2021|今年你去了几次电影院

发布日期:2022-08-11 13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21年进入倒计时,今年你看了多少电影?在电影里哭湿了几包纸巾?又用脚趾在黑暗的光影中,抠出了几室几厅?

  据《人民日报》报道,由国家电影局、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提供数据显示,截至12月8日,2021年中国电影总票房和银幕数量稳居世界首位,全国银幕数达81317块,巨型银幕规模位居世界第一。截至12月26日8时许,《长津湖》总票房达到57.69亿元,位居今年全球票房第二。

  疫情之下,影院的上座率在过去一年里也没能完全放开,时不时在部分地区反复的疫情,导致影院始终顶着巨大的经营压力在咬牙坚持。观众们越来越习惯在线上观影的自由与便捷,新兴的剧本杀、密室等线下娱乐场景,进一步抢夺了大众用于娱乐消费的时间。电影的寒冬仍在延续,但这一年,中国电影依然有许多可圈可点的佳作,也给行业和观众留下诸多思考空间。

  在2021年的电影市场上,有一部奇迹般的“巨片”——《长津湖》。说它是奇迹,是因为它诞生在极为艰难的疫情之下,克服了无数拍摄的艰难困苦,集中国电影最顶尖电影人的创作和制作力量,以史上最高的成本代价,在短时间内交出一部荡涤人心的史诗巨作。

  《战狼2》之后,虽然内地影市又迅速诞生了包括《流浪地球》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《你好,李焕英》等票房爆款,但都无法对《战狼2》产生任何实质性的威胁。而《长津湖》在这个冷淡的市场,最终取得了超越《战狼2》的成绩,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,也能稳坐这方宝座。

  如今,《长津湖》成功登顶中国影史票房榜,并刷新了12项影史记录。它创造了历史,但它真正告诉我们的,是要铭记历史。

  从2021年电影票房榜分析,一个不容忽视的特点,是主旋律电影都取得了不错的票房和不错的口碑。《长津湖》《我和我的父辈》《中国医生》《峰暴》等电影,在各自的档期,都掀起了属于各自的观影热潮。

  《中国医生》以13.2亿的票房成绩,位列暑期档票房冠军。医疗场景的真实还原,生死一瞬的揪心情节,镌刻时代记忆的特殊语境,勾起了中国人心中关于2020年,关于武汉,关于疫情的记忆。影片以超高的专业度,描摹出了中国医生敬业的面貌,这背后也饱含创作者们满满的诚意与致敬。

  七月迎接建党百年的《1921》《革命者》,也为紧扣主题的“命题创作”交出不同寻常的答卷。在兼具主题宣扬的同时,兼顾了商业类型和作者表达的维度,《1921》给出了百年前风云际会的全景视角,《革命者》以旁观者视点串联起一部传记片的创新艺术表现手法,都让这些影片被冠以“主旋律电影”的头衔之外,更不失作为一门艺术的独到魅力。

  由贾玲执导、主演的电影《你好,李焕英》,是2021年的第一个惊喜,也开启了属于今年电影的一个重要话题。作为今年春节档的黑马,电影除了没有令人失望的爆笑,真挚且扎心的情感,也给了观众更多元和深刻的体验。该电影最终票房54.14亿,位居中国电影总票房榜的第三名。第一次做导演的贾玲,一跃成为票房最高的女性导演。

  而清明档的黑马影片《我的姐姐》,作为一部中小成本的文艺片,不仅打破了好莱坞大片《哥斯拉大战金刚》对清明档的垄断,也使得今年清明档创造了影史同档期票房的最高纪录。良好的市场表现背后,得益于影片内容层面的现实加成,在观众中收获强烈的情感共鸣。在多子女家庭中,“中国式姐姐”往往与勤劳、顺从、忍让、沉默、照顾和牺牲等词语画上等号。在亲情的裹挟下,姐姐的牺牲被认为是一种理所当然。

  过去几年,女性创作者在国际影展、电影节上锋芒毕露,《嘉年华》《相爱相亲》《送我上青云》《过春天》《春潮》等一批女性主创合作的影片得到了奖项肯定,而《你好,李焕英》和《我的姐姐》成为票房大赢家,和其他电视剧、综艺等领域共同带起更多“她”话题,女性议题的讨论也变得越发主流和具有市场性。

  2021年电影院黑马不少,春节档有逆流而上的《人潮汹涌》(7.62亿),清明档有现实主义挑大梁的《我的姐姐》(8.60亿),暑期档有实现了长线霸屏的陈木胜的遗作《怒火·重案》(13.29亿),临近年尾有披着喜剧外衣充满玩味空间的《扬名立万》(截至12月27日票房9.1亿)……这些影片都凭借口碑实现了上映之后的票房逆袭。

  拿最近的《扬名立万》举例,首日成绩不算亮眼,但从次日开始,影片的票房走势就持续强劲。周六票房破5000万,周日更是实现了逆跌,而其在豆瓣、猫眼、淘票票三平台开出了7.7分、9.3分、9.1分的超高评分,一度成为下半年评价最好的非主旋律电影。

  比照前些年《无问西东》《超时空同居》《无名之辈》《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》《白蛇:缘起》等令人印象深刻的黑马影片,《扬名立万》这类影片没有主流商业大片那样“X小时票房破亿”的惊艳速度,却能凭借着口碑和时机,将院线上映时间拉长,打出了一场场漂亮的“持久战”。

  最新的惊喜,来自徐峥监制、邵艺辉导演的《爱情神话》,由于刚刚上映,票房上还未见太强的起势,但其豆瓣开分8.1,一天后继续上涨到8.3。毫无疑问,这部讲述当代熟龄男女情感关系的电影,是年末一个美妙的彩蛋,已经有不少观众给出了“年度最佳爱情片”“华语爱情片天花板”等高评价,成为一匹黑马似乎也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  相对应的,也有一部分影片颇受期待,但最终表现不尽如人意。这些影片或有热门IP加持,或有大导演大明星的加持,或在海内外电影节展上曾积累了十分热络的话题口碑,总之都是在上映前早早挑起观众期待。比如同样是年末上映的许鞍华的《第一炉香》。许鞍华去年从威尼斯拿下终身成就奖归来,马思纯、彭于晏演绎张爱玲笔下浮世男女,但争议的声量远远大过了电影票房,连许鞍华最后都感叹,“不知道网友的能量这么大,早知道的话可能会换人。”

  娄烨的新作《兰心大剧院》集结巩俐、赵又廷、小田切让等国内外明星,这部融合了谍战战争元素的影片,堪称娄烨从影以来最高规格的制作,最终票房仅2000万出头,也是出乎不少人的意料。

  眼下还在上映中的《雄狮少年》,上映11天票房1.45亿元。从影片前期点映口碑爆表,影院首日排片场次超越《误杀2》,可以看出市场对这部影片的超高期待,可惜前期各种“吹爆”“年度最佳”,并未转化为票房。

  今年的电影市场,真正是由华语片全面撑起的。在全年票房前十的影片中,仅有《速度与激情9》(13.92亿)和《哥斯拉大战金刚》(12.33亿)两部海外大片,分别占据第五与第八的席位。在引进片中票房排名第三的《失控玩家》,也刚刚突破6亿,排在今年总票房榜的第16位。这与往年好莱坞在中国电影市场的影响力,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原本疫情之下,海外电影的生产就受到极大影响,加之各种不确定的附加因素,原本就寥寥无几的“大片”今年大多无缘内地大银幕。

  放在几年前很可能会同步公映的《黑寡妇》《毒液2》《新蜘蛛侠3》等影片,今年都无缘内地观众。虽然《沙丘》和《007:无暇赴死》相对不错的票房表现,给进口分账影片带来了一丝暖意,但从11月中旬开始,进口分账再次被叫停。之前业内外很乐观的期待与海外同步上映的《黑客帝国:矩阵重启》将在明年1月内地公映。

  2021的中国电影市场,另一个不得不令人警惕的特点,在于非热门档期的日常观影人数急剧下降。2021年内地电影市场给人一种鲜明印象:一放假,院线新片扎堆上映,观众根本看不过来,热门档期影片扎堆上映,而市场容纳空间有限也挤压了一些其实还不错的影片应有的空间;而放在平时,虽然也不是没片看,但新片质量着实良莠不齐。

  据统计,2017年,单日票房产出不足5000万的只有33天,2019年这一数字为46天,而今年单日票房不足5000万的天数,超过全年的三分之一,甚至还产生了不少单日票房在3000万以下的天数。许多影院选择无奈关门,因为高昂运营成本和低迷票房让影院面临“开一天,亏一天”的窘境,在银幕数大幅增长的当下,低产出的日常无疑对影院行业产生了巨大的伤害。

  即便如此,“唯档期论”也在过去一年里逐渐表现疲软,相比春节、清明、五一档的接连创新高,下半年的端午节档、暑期档、中秋节档和贺岁档都已经“不香”。相比之下,今年国庆档与2019年成绩接近并不算差,但《长津湖》一片独大的局面,同样是一种不均衡的繁荣。

  展望2022,春节档包括动画片在内已有14部定档,其中如开心麻花的《超能一家人》、韩寒的《四海》、文牧野的《奇迹》、张艺谋父女的《狙击手》等比较受关注的影片目前看来具备一定的竞争力。而其他许多小片也瞄准这个档期,是对自身品质的自信,还是对于非热门档期市场过冷的无奈,电影人也只能冷暖自知了。而如《平原上的火焰》《坚如磐石》《猎狐行动》《涉过愤怒的海》等今年撤档未能得见的影片,希望好饭不怕晚,来年早相见。